欢迎您的访问!
全国免费咨询热线:
全国征地拆迁律师
律师介绍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律师介绍 > 正文

姨夫让外甥女落户自己家,房子拆迁,外甥女:要三居室,要一百万

作者:匿名  来源:全国征地拆迁律师  日期:2019-09-08

【情感补救】

姨夫说:“我的屋子,就应该我做主,为什么要分给别人?”

调处员问:“那您先来说说吧,怎么泛起了这个胶葛?”

姨夫说:“这话就长了,大伙儿都知道已往有一篇文章讲郭先生和狼,这故事恰好和那一般。

在外甥女出世的时间,由于她们家超生了,村里头追着她母亲要打掉她。

她爸妈来到我们家,求我们给她上户口,我们就答应给她落户口。

这是一个超生的孩子,当时罚7000元,她们就交不了,然后这孩子就以抱养的情势,落户到我这儿了。

实际上这孩子呢?没有跟我一块儿生活,始终跟他怙恃在一块儿糊口,姓名是姓我的姓儿。”

调解员问:“你们这边探究过没有?谁拿良多屋子?谁拿多少钱?”

姨夫:“在我的印象傍边,拆我的房扫数的补偿都是我的,这位外甥女儿要三居一厅,要100多万,这我哪儿受得了?我一共就150多万,我老伴儿如今有病花去了20多万。

你说我还能剩多少钱?她再要走100多万,这怎么大要?”

调处员说:“我们也听听您外甥女儿怎么说?”

外甥女儿说:“我们在没拆迁之前说,如果拆迁中有我的部分就扫数给我,然后没有跟我没关联的,我一点儿都不占。

一下手以为说只有我一个人,那便是50平米,其后带了我老公,我俩一共有100平米。”

补救员:“这个带,即是让你姨夫颔首是吗?”

外甥女说:“他作为房主,全部交给他去办的,我们一点儿决定权都没有。”

调停员:“那就是说你这个姨夫知道拆迁之后,是需要给你们两个100平米是如许的吗,那厥后怎么就不是如许了?”

姨夫:“这不行能,我一个老人快70了,如果说我再来个保姆,大要说来个亲戚住哪儿。

我能要一居室吗?我是家长,如果当初有这个和谈,我就不带她了。”

接着外甥女和女婿为了房子的事情把姨夫给告了,需要三居室和88万的补偿款,拆迁三年来,俩人四次对簿公堂,亲情被利益打碎。

外甥女说:“其实我真的没打算起诉的,我就想说三居室,你就写在我名下,一居室写在你名下。

你如果住在三居室,我们不过来,就让你住,就要扫数都占着,什么都不给我们。”

姨夫的朋友说:“事情是这样的,这个钱该她得的,她已经拿走了,这外甥女拿走了40多万。”

【情感点评】

我认为这个外甥女不够仗义,因为毕竟在她们家那么困的状况下,姨夫资助了她,不外用了她的一个名字,就能得这么多利益。

这便是典型的翻脸不认人,作为姨夫的话也不要太较量这么多,该给女孩儿的那份就给她,否则总是这么闹来闹去,生活也和平不了。

由于外甥女已经拿走40多万,所以我以为就应该退让一步,做人应该懂得满足。

这个屋子一砖一瓦的盖建其实跟外甥女没有点联系,而且如果没有这个房子以及姨夫的同意,就算拆迁再多钱和房,都跟这个外甥女没有任何关系。

以是做人应该要饮水思源,理解感恩,恰到好处,如许才调够化解亲情的抵牾。


定位培训 治疗肝癌的医院 磁控胶囊胃镜专家共识 太平人寿 波波视频
相关阅读